直通硅谷

AngelList创始人警告风投:不可以骗自己

2015-12-10  581次浏览

  

注:NavalRavikant是AngelList的创始人兼CEO,他是个活跃的天使投资人,投资了很多公司,包括Twitter、Uber、Yammer、Stack、Overflow和Wanelo。本文带你领略其风险投资之道,了解他成功背后的秘密。


  正如我昨天写的,这周早些时候我主持了一个有关风险投资创新的座谈会。
  活动结束后,美国国家风险投资协会会长乔恩·卡拉汉给我写了一封电子邮件,主要是关于风投业异乎寻常的创新速度:“创新随处可见:便携设计、地理软件、分拆收购等。很多人都跟我反映目前市场上的许多创新想法都过于前卫。”

  “也许你不知道的那些术语的意思,但现在连最古板的风险投资家都不得不像他们服务的公司一样紧张起来,因为在投资方式更加多样化的情况下,市场竞争变得越来越激烈。”

  让我们看看在过去的十年到底发生了什么:顶尖公司受到了前创始人们、众筹、辛迪加企业联合组织、部分清算、种子基金、对冲基金的青睐,基本上致力于后期风险投资,而不是上市。俄罗斯的亿万富翁们也与SandHillRoad竞争,做后期风险投资。(注:SandHillRoad,硅谷一个普通地名,被称为VC一条街,上百家声名如雷贯耳的风险投资公司在这里汇集)。整个基金跟RocketInternet一样,是基于套利交易上市前员工股票和高度可伸缩的国际山寨商店形成的(注:RocketInternetGmbH成立于2007年,总部位于德国柏林,是一家全球创业公司孵化机构)。对于估值的新思维引导了我们这个时代的mini-corns(75000美元+)、unicorns(10亿美元+),decacorns(100亿美元+)、yetis(500亿美元+)。座谈会的成员包括GilPenchina、AngelList创始人NavalRavikant、Path联合创始人戴夫·莫兰、天使投资人SumonSadhu。通过辛迪加投资AngelList的Penchina表示,不要给有限合伙人的投资附加任何限制,比如说:投资限额、投资比例、投资部门、投资方式等等。这样他和他的团队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只投资他们想要投资的了。

  对于专用车,有那么多超级增长轮需要完成,这曾经是一个大难题。但Ravikant加快旋转单一多用途车辆,拥有了在48小时内投资百万独角兽的能力。那么多的资金经AngelList运转,精简了很多技术性细节。这是令人激动的,因为创业者们有了更多获得现金的方式;这又是可怕的,因为有的人觉得这么容易就能做到效果一定不好。

  我们甚至谈到,像AngelList这样的网站是不是可以在SandHillRoad改变社会性别和多样性,因为它本质上是非居间化投资的捍卫者。能不能行呢?会面临的障碍又会是什么呢?不像风险投资家投的是别人的钱,天使投资人投资的是自己的钱。所以,要么你就需要一个男性合作伙伴去说服你的普通合伙人,要么你就得足够的有钱。Ravikant承认这意味着男性成为天使投资人的可能性比女性大得多。

  Ravikant追查了所有相关的革新,发现了风投业的摩尔定律:建筑企业的成本自上世纪90年代末下降了两个级别。当开公司的台阶变低,(即使之后总巨头们筹集了数十亿美元私募股权融资),一切也都变了。

  整个座谈会最有趣的时刻之一,就是在Ravikant谈及风险投资家脱离种子投资这一近期走势的时候。2011年的种子投资或微型风投都到达了一个顶峰,结果SandHillRoad的企业发现自己受困于最早的一轮投资。但从历史学的角度来说,整个行业获得了更高额的回报,这只是一个隐藏的威胁。

  因此,一家又一家公司宣布了新的“种子计划”,而他们投资的资金池也不同于ABC轮投资、绝地基金、发现基金。我记得科技博客TechCrunch有陆续报道这些公司。不过像Benchmark这些倔强的除外,就算市场状况有所改变它们也只会做传统的风投。(结果却相当的好。有些人估计Benchmark可以算得上是有史以来最好的基金之一)但是现在其他排名前五甚至更多的的基金,都在追赶这股“种子潮流”。

  而现在迫于无数的挑战,风投默默地撤出了这些项目。其中最大的一个挑战就是关于“信号”的问题。当天使投资人将成千上万投入到公司的种子轮和A轮阶段,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天使投资人通常只是用早期的钱去运作。但是,当一个大型的风投将成千上万投入到公司的种子轮和A轮阶段的时候,这就是一个强烈的信号。毕竟,风险风投做种子轮主要为了先探探水深,再去和竞争对手一较高下。

  但常常会有其他的原因导致风险投资家不投资。其一,平均律。这些种子计划的目的是广泛撒钱,并且不会因为过失而影响进程。但是,合伙人一年只会做一到两次A轮融资。所以说许多好公司都不能达到标准。此外,投资组合中的冲突也会影响合伙人选择投资哪一个。最著名的例子就是风险投资公司AndreessenHorowitz,PicPlz的出现后,它就抛弃了同类型的Instagram。

  风险投资家们都开始做种子交易也会导致“方轮”效应,创业者们会认为他们得到了十几个会真正关心他们未来的投资者。然而,没有人能够保证A轮融资的顺利。硅谷顶尖风投Greylock的基金和投资还是有着巨大差异的。(相信我,毕竟我曾从最古老的风险投资公司之一的GreylockPartners融资25万美元)

  这两者都是不小的挑战,很多创业者在“微风投”之初开始筹集资金,却为时已晚。难道他们打败了优秀的的公司?不,优秀的公司总能找到融资。但很多大公司在A轮融资期间情况并不乐观,之后会越来越好。要是你经营的是一个糟糕的公司,那只会更糟。

  一些风投公司试图通过秘密“侦察兵”的伙伴关系进行改变,它不像风险投资实际上是投资创业,但风投希望保留一些这样做的好处。不过说实话,这几乎是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

  现在,风险投资看到很多的孵化器,加速器和种子基金的优势。就算需要花大价钱,他们也会一决雌雄,争取拔得头筹。毕竟现在真正的需求是A轮融资。因此,他们不再为这些项目浪费精力,而专注于公司的长远发展。

  这么做是对的,但也要当心。Ravikant表示,尽管之前的风投公司已经吸取了教训,他们还是会迎接同样的挑战,搞个一清二楚。他认为如果风投放弃第一笔投资,那未来也在劫难逃。因为现在的A轮融资已不再是简单的第一轮融资,这期间所创造的影响力是无法言喻的,而在这之前公司文化早已成型。所谓A轮融资其实更像是B轮或C轮融资。而且这从不会是一个行业的最有效点,尤其是像基金管理公司Coatue和金融集团T.Rowe不断地从另一边下来,从IPO攀升至D轮再到C轮融资。

  Ravikant表示:“当前一代的合作人位于幕后的绝佳位置,靠着种子公司在A轮融资大获全胜。随着他们的崛起,种子基金、辛迪加、孵化器就会成为坚实的第一桶金,而对冲基金和基金经理都进行C轮融资,且会被压榨。”

  “你必须找到可以在第一回合致胜的方法。”这也乔希·科佩尔曼成为品牌天才的原因。首轮资本公司,他将‘首轮’放进了公司的名字中。其重要性显而易见。
  Ravikant送给风险投资家们一句话:“不能欺骗自己,你正在做的B轮和C轮融资,也可叫做A轮融资。”

  在谈话结束时,我问,传统风投有什么好的?硅谷永远不会改变的是什么?为什么他们希望传统企业仍然代表了这个行业的核心。Penchina给了我最好的答案,他表示硅谷承受着我们无法理解的巨大压力,为了适应日新月异的变化,不少公司正以“不舒服的速度”向前进。“这些公司以最快的速度向前跑,希望可以凭着这股劲冲破所有障碍。”他说。

  在你做到之前,过程当中需要承受的压力是无法想象的。而我也开始思考,其实不健康也是做生意的“常态”,然后他补充说:“这就是我希望永远不会改变的。”


硅谷直通车简讯

AngelList是2010年在美国硅谷创建的在线创业融资平台,主要为在该平台上创建档案的初创企业和投资人完成投融资配对。AngelList提供了更多高质量的天使投资人的资本与资源。在这一创新的投资平台上,涌现出了Twitter、Uber、Airbnb等一系列“独角兽”。

2015年10月13日中科招商已经与位于美国硅谷的全球最大创业企业投融资平台AngelList达成战略合作,携手打造“硅谷直通车”,促进中美早期投资模式的创新升级,为海内外优质早期科技创新项目和早期投资机构提供更高效的合作平台。

“硅谷直通车”秉承大开大阖、上下联动、内外对接的开放发展模式,为中国投资人开辟了一个首次进入硅谷科技核心投资圈的千载难逢的大机遇。

硅谷直通车24小时直通热线:010-59576768
财富邮箱:contacts@cnwfo.com

声明:本站部分文章及图片来源于网络,文章或图片版权贵原版权方所有。如版权方不同意本站使用,请立刻联系,本站将做删除处理,但不承担任何侵权责任。